对潜伏
的东道主,考验的是它对实际需求的平正预期、对综合国力的准确评估,对将来状况的审慎预判。

  新华网雅加达8月30日电(记者张泽伟、苏斌、梁辉)第十八届亚运会在印尼首都雅加达举行,激烈的比赛、热情的东道主,给人留下深入印象。看起来,这届亚运会跟以往的亚运会一样,进行得都很顺遂,然而,赛场背后,人们对亚运会现状的忧虑、对亚运会改造及将来的讨论,甚过以往。

  谁来举行亚运会?

  对亚运会,中国人有着特殊的情感。它是中国体育从亚洲走向世界的窗口和舞台,尤其是1990年的北京亚运会,作为中国举行的第一个国际性综合赛事,歌曲《亚洲雄风》、吉祥物熊猫盼盼等成为一代人的集体记忆。

  举行亚运会,是良多国度和地域的期盼和光荣
。然而,从最近几届亚运会的申办情况看,情况变得有些庞杂。本届亚运会的比赛地原本定在越南首都河内,但越南政府以“差钱”为由弃办,雅加达成了“接盘侠”。

  越南是在2014年颁布发表弃办第十八届亚运会的,当时越南在金融危机和全世界经济下滑中受到的影响很大,国度经济陷入困境、财力无限,举行大领域的运动会确实存在困难。

  亚运会这种领域的大型体育活动,胜利举行确实能够

呐喊起到推动经办方经济社会发展的积极作用。然而,举行全亚洲最大领域的综合性体育赛事也绝非易事。一届亚运会触及
的参赛国度和地域多达数十个,参赛运动员教练员官员新闻媒体数万人,以及因而而来的大量游客;触及
体育场馆建设、赛事运行、保险保障、赛内赛外事宜的统筹协调。因而,仅唯一经办运动会的优秀愿望是远远不敷的,它对经办方的财力、结构威力、综合协调威力等等,都提出了很高的要求。甚至于,在全世界一体化的大背景下,国际社会的政治经济保险形势的剧烈变化,都可能对申办积极性和经办威力造成重大影响。越南的“弃办”,即是一个非分突出的实例。

  因而,在当今时期,亚运会的申办和经办,对潜伏
的东道主,考验的是它对实际需求的平正预期、对综合国力的准确评估,对将来状况的审慎预判。

  亚运会仍是亚洲的奥运会吗?

  运动会的重要价值在竞技程度。若是从竞技角度看,“亚洲的奥运会”这个名号对亚运会来说已经有些名不副实了。

  最近两届亚运会,不少代表团派出的运动队、运动员并非该国或地域的最强选手,亚运会在某种程度上成了练兵的场所。别的,因为亚运会与不少名目的世锦赛相隔光阴较近,良多运动队更重视世锦赛,而亚运会只是走过场。如,仁川亚运会,中国女排就只派出二队参赛,最后败给了韩国队;本届亚运会,日本体操男团和女团都派出的是二队,结果都没有登上最高领奖台。

  要害之道体育咨询公司总裁张庆说:“一些国度或地域派二线队员参加亚运会,这是必须面对的实际。即即是奥运会,也有一些高程度队伍更情愿挑选职业赛事,如网球、冰球。”

  亚运会在名目配置上也是颇费思考,试图寻求奥运名目和非奥名目、办赛领域和办赛成本之间的均衡。广州亚运会设42个大项、476个小项,创下亚运会名目之最。之后,为把持成本,亚运会力争“瘦身”,仁川亚运会减少至36个大项。但本届亚运会又添加到40个大项、465个小项。

  亚运会的设项,向来是以奥运会为风向标,同时统筹非奥名目和亚洲特征、举行地特征。本届亚运会就基本把2020年东京奥运会新增的名目纳入进来,别的,东亚的技击、东南亚的藤球、南亚的卡巴迪等,都作为有地域特征的非奥名目登上了亚运会。

  亚奥理事会终身名誉副主席魏纪中在谈到亚运会名目配置时就说,“瘦身”利于精英体育而倒运大众体育,因而亚运会一方面要研究降低成本,同时还要保持一定领域,给体育欠发达国度和地域的运动员以参与机会。

  亚运会的将来在哪?

  从上世纪50年代开始举行的亚运会,在其60多年的历史中扮演了重要角色,不仅以体育为纽带增进亚洲人民来往和文化交流,在内聚亚洲团结、外展亚洲形象方面也发挥了重要作用。

  “能够肯定,跟着全部
亚洲经济发展,亚运会在今后相当长光阴还将发挥重要作用。”张庆说,要以发展的眼光对待亚运会,要适应时期变化调整亚运会定位,对综合性运动会进行改造。

  张庆认为,亚运会的定位首先是洲际高程度综合性运动会,以此为基础,能够设想把它拓展为洲际综合性体育文化盛会。

  竞技层面,要保持高程度,同时紧缩
、优化名目配置,可从三方面考虑:一是参照奥运会,从“更快、更高、更强”的角度,挑选支流名目和蓬勃兴起的运动;二是要有发展眼光,挑选深受年轻人喜欢的运动名目;三是将存在举行地特征的体育运动和文化名目列为表演名目。

  在亚运会的举行方式上,张庆认为也可做一些变通,在申办轨制方面进行改造,比如联结举行等。张庆说,亚运会这种办赛领域放到任何一个国度或地域都是很大压力,能满足举行条件的不多,联结举行能分担压力。同时,能够将体育文化活动分拆成若干主题,把最中心的竞赛活动聚集在特定光阴和所在举行。

  亚运会的改造,首当其冲是亚奥理事会的改造。张庆说,要让亚奥理事会构成
更高效力
、更具前瞻性和计谋视线、更具魄力的结构去推动亚运会和相关改造。亚奥理事会要有长远规划,基于体育但要超越体育去思考、规划亚运会和亚洲体育的将来。

责任编辑:张安琪

更多精彩报道,尽在https://gleepglop.com